快篩劑之亂 人我界線沒拿捏好!

2022年5月11日

內容目錄

我在自己的文章裡,常在說人我界線很重要,可是面對朋友、家人,人我界線就彷彿變成一條拔河線,兩端總在較量著說:

我是比較在意我自己呢,還是我比較在意我們之間的關係,更甚於自己呢?

當這兩個想法糾葛在一起,這件事到底怎麼處理,就變的非常複雜。

最近我就發生了一件事,讓我的原本健全的心智一瞬間全部崩毀。

如同奇異博士2預告片的那段:

Things’ re just out of control.(事情就是失控啦!)

故事敘述

有個我的好朋友(很好很好的那種),她會跟我抱怨快篩都排不到,說為什麼政府都搞一些奇怪的政策,讓快篩劑進不來等等。

我自己聽了她兩週的抱怨吧,本來都覺得幹嘛那麼擔心,而且我根本就不在乎有沒有快篩劑,因為我覺得我口罩就戴緊緊了,政府也說要跟病毒共存了,那麼要中就中吧,這由得了我嗎。

此時我們公司公告,說可以幫忙團購快篩劑,於是我就傳訊息跟他說:

欸,你不用再擔心了啦,我們公司說可以幫忙團購,我再幫你多買兩個快篩劑就好了。

她就已讀了。

當我這樣問的時候,我也想到我爸媽,他們可能也買不到快篩劑欸,所以我也想著他們,然後多買了。

結果等我付款後兩天,她告訴我說:欸我自己已經排隊去買了。

她給我的說詞是:因為我又不知道你們公司的貨什麼時候會來。

接著,母親節我回到家的時候,才發現原來我媽媽他們公司也有提供快篩劑,而且還免費。

她甚至還說;「喔~其實我根本就不打算快篩,只要沒有症狀,幹嘛自找麻煩給自己呢~根本就用不到啦啊哈哈。」

於是我腦袋就炸裂了。

沒錯,我是真的崩潰的那種,當我在辦公室拿到我的7個快篩劑,一個200元,付出1400元的時候,我接下來就跑到廁所,在裡面

狂、哭。

我知道我內心有這個脆弱、纖細的一個內在小孩,通常我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時,我可以忍耐,安撫她,然後等我回家在說。

但這個節骨眼,她開始不分場合的狂流眼淚,然後試著在我耳邊咆哮說:

「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!」

我的內在小孩,我都叫他⋯⋯內在小孩,不管他叫什麼,那其實都是我內心的一部分,那不是完整的我,卻是很真實我心裡的情緒反應。

嗯對,你知道扯到自己在乎的人,你覺得你是多想到他們,關心他們,然後發現原來一切都是你多餘的行為。

你自己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們需要快篩劑,但其實他們根本就都有了,接下來就會開始聯想:

我就是不被別人需要!

接下來我的下一個行為,就是瘋狂找人想要找個人談談。

可是,那是上班時間啊,有的回我沒空、有的會理性的告訴我「那你需要陪伴失落的自己啊」、「我覺得這就是時間差的問題吧」、「只是買個快篩劑有那麼嚴重嗎?」等等話語。

我現在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狀況下,成人的我,我曉得,我在上班,我要上班,然後我得把這放在一邊。

可是我內在小孩就像一般小孩對媽媽那樣,硬扯我的衣角,拉到我胸口都痛了,然後拉著我的耳朵,繼續用高達80分貝的嘶吼聲對待我。

為了轉移注意力,我的下一個行為,就到社群媒體討拍,不過我小小的理智仍然還在,覺得不認識我的人如果知道我因為「多買快篩劑」而發瘋,他們應該會覺得很好笑,所以我又不敢講的太仔細。

有人給了我一個貼圖,有人說看看風景吧,有人說你還好嗎,我心想,你們真好,但我內在小孩覺得遠遠不夠。

這就蠻像你養了一隻寵物狗,15年後,有一天他死了。

別人跟你說:沒關係,我先借你這個布做的狗抱著,你會好一點的。

我覺得這些人很暖心,不過我的內在小孩完全不在乎這些,如果她真的在現實世界,她應該會把布娃娃丟到一邊,然後開始怒吼:

「我要我的泰迪狗狗,這個醜布娃娃才不是我要的!」

我得採取行動,不行,成人的力量就是這樣對嗎?

我們不能像個小孩一樣坐以待斃,我是有能力的,我們要採取行動,我們要負起責任,這就是成人該做的。

然後我就開始想,好吧,那如果這樣我就開始問問看,有沒有人想要收購快篩劑吧,於是我用盡所有管道狂問。

我先問我最好的兩個閨蜜,然後她們回我說:我們都有了,謝謝唷,並給了我一個微笑貼圖。

嗯我笑不出來。

然後我開始在我的社群平台繼續轉發,詢問有沒有人需要,這時,我發現我的臉書下面有人留言,我連忙點開來看,然後下面是說:

「欸我很久沒看到你發文了欸」

我給了他一個微笑的貼圖,內在小孩卻比向憤怒貼圖。

「甜心,No。」

這無關他的回覆,也不是對方冒犯了我,我真的想要好好處理這件事,但我內在小孩的怒氣讓我非常難以專注。

處理事情的時候是理性的,我不能跟感性混雜在一起,就像我想要巧克力牛奶,就不能隨便加草莓那樣啊!

我甚至用了最後一招,我問我的教練能不能在line 社群詢問,他說當然好,於是我貼了,才過了1分鐘,馬上有人tag我,我心想機會來了,於是我私訊他們,他們就問我,價格多少呢?

我就回答說,原價200元有需要嗎?

一個馬上說家人已經買了謝謝,另外一個馬上說不用了謝謝。

我甚至還試著想說,是不是可能價格問題,所以他覺得有疑慮,於是我問他或許你覺得多少錢你願意收,結果他的回覆是:

喔不了謝謝,不好意思欸。

我又給了他一個微笑貼圖。

然後再度回到廁所狂哭。

天啊,我也沒辦法,成人的我也崩潰了,我做了一切這個當下我能做的,但全部都徒勞無功。

我跟我內在小孩一邊哭,一邊跟自己說:

「聽著寶貝,你要知道我努力過了,我試著讓我們的愛心被看見,但沒人在乎,我真的知道,你有一個「被需要」的需求,但沒有被滿足。

我感覺到你的委屈,別人看來只是個快篩劑,在我們心中卻是我們對家人、朋友的關心,而如今他們都不需要,彷彿我們都不被需要那樣,這真的讓我們都心碎了。

是我人我界線做得不夠好,我把對方想的比自己還重要,我們幫對方擅自設想,做的太多了。

我們這種為人著想的標準,實在太傻太笨了。

真的,你沒有錯,你的關心沒有錯,你現在狂哭也沒有錯,你很好,錯的是我沒有抓好人我界線,我可以做的更好的,但我讓你失望了,寶貝,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。」

下班了,我吃了一個素食便當,但我發現真他媽的難吃,於是我多買了一個鬆餅,跟一個紅茶。

我覺得,我的內在小孩因為他的關心卻受了傷,雖然我在意體重,在意的不得了,但我真的值得一個鬆餅,跟一杯天殺的紅茶。

人我界線的拿捏法則

我特別把我這一整段心路都講出來,是為了強調,一旦人我界線拿捏失準,受傷的可能是對方,也可能是自己。

當自己受傷時,非常可能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,變成一團血肉模糊的情緒包袱,就像我內在小孩KO我那樣。

我認為我是為他人多做,但其實是跨越了界線,我並沒有真正的確保對方需要,而是透過對方的反應自己腦補覺得他們需要。

在這件事情上,我其實是透過「幫忙買快篩劑」試圖滿足我「被需要」的需求,就像很多老一輩的媽媽,透過滿足孩子所有的需求,來讓自己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的。

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他們都能夠靠自己的力量,拿到快篩劑,這是我的福氣,而我的失落,沒有接住,這是另外一個我需要自己照顧的議題了。

人我界線很難拿捏,但從這次經驗,以及我整理了我過去的經驗,彙整出這套有效的法則。

也是為了以後提醒自己,或者你也有這個問題,這些方法你也可以採用:

一、如果你不會為自己做的事,就不要為別人做。

如果你會為自己做某件事,而你一併問別人有沒有需要,這叫做「順便」。

例如我要買快篩,然後問別人有沒有需求,如果別人有,我一起買,這樣我就應該不會覺得被冒犯。

但我的狀況是,我其實心裡沒有要買,可是我覺得我的朋友一直跟我抱怨,一定是很在乎,所以我明明沒有要買快篩劑,卻覺得我朋友需要我的幫忙,於是擅自買了快篩劑,這就是超過人我界線。

二、如果你發現你做了一次,你心情惡劣,你下次就不該再做。

有時候是因為我們沒有試過,不知道這件事其實超出自身能力範圍,我們很容易強迫自己,覺得某些事應該是好的啊,是為人著想的啊,是社會上覺得的好行為啊,一定要做,

事實上,這標準根本不重要,我幹嘛為了外面的標準而活,就跟這個快篩劑一樣,我覺得我是在做善良的事,但是其實你只是多做了沒有意義的事。

說老實話,我這次做了這件事,我想我的處理都可以更好一點,但是真的再來一次,下次我不會再幹同樣的事了。

他的恐慌就讓他去,我承擔了對方的恐慌幹什麼,真的,乾我什麼事,想排隊就去吧。

三、你的擔心是多餘的,把責任還給他們吧。

承接上段,我們都會擔心自己的家人,覺得他們是不是過得不好,或者他們一定很需要我們點點點。

就像這次快篩劑事件,我以為他們一定買不到,但事實上,他們不是小孩子,除了你未成年的小孩,可能真的需要你多一點關心,其他人都有能力做到那些事。

而且相信我,他們有自己的考量的,就像比起沒有快篩劑的風險,快篩劑的價格更讓他在意對嗎?

如果他們沒有能力,或者他們真的有需求,他們會來主動問你,你可不可以幫我忙的,除此之外,你真的不需要費心,別忘記,我們沒有資格去決定對方需要什麼,總會踢到鐵板的。

但相對的,如果他們情緒勒索你,覺得你沒有幫他們做到特定的事情開始唸你,回到第二點,你心情如果不好,那也是人我界線被踐踏,千萬不要上當了。

結論

這次經驗,可能別人看起來只是快篩劑,而在我心中,這小小的事情,都是對某個人的在乎與關心,不過,為了保護你自己,是時候該抓牢人我界線了。

除了順便,並詢問過對方有需要,才幫他做一點就好,還有,不要做的不開心,以及把責任丟還給他們吧,你要相信,他們都有能力保護自己的。

我們有很多珍視的人,但你該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好好疼愛,這是我內在小孩給我上的一課。

訂閱
訂閱通知:
0 Comments
內聯反饋
查看所有留言
Wnote
Copyright 2022 By Wnote.tw  All Right Reserved本網站由橡實資訊建製維護
0
喜歡你的想法,請發表評論。x